啾咪

【澜巍衍生】杨修贤×井然

KTV 的灯光繁杂交错着,不似自己酒吧,总是透着一种纵情放浪的情调,这儿的氛围倒是暧昧得恰到好处。

杨修贤沉着张脸,把挂在他身上还时不时往下滑的人 捞了捞,偏头看了一圈,四下无人,便毫不留情的在人腰上轻掐了把。

“唔嗯……”

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人只能顺着本能哼唧几句,原本清清冷冷的声线,在酒精的作用下此刻却朦朦胧胧的挂着丝妩媚,直勾的杨修贤呼吸一滞。


他近乎急切的把人塞进了出租车里,在司机讶异的眼神下,面不改色的报了自己住所的地址。

车开出了市中心后,路明显顺畅很多,为了让井然舒服点,他索性把人圈在了自己怀里。

时不时的颠簸,那柔柔软软的头发也会蹭两下他的下巴,一来二去的,倒是把他心里那点龌龊的想法驱了个大概。


其实他们两个能更进一步的……


杨修贤不止一次的想过,要是自己当年没有顾及那么多,或者说要是自己再自私一点,那什么未来,什么理想,他也都没有去考虑,那他们会不会比现在轻松的多?

都说鲜衣怒马少年时,要是他们早在一起,那段珍贵的时光里,也不会只是两个人各自的筚路蓝缕。

但他也只是偶尔发个神经这么想想,就算时间倒退再让他重来一次,他的选择也不会改变。毕竟一个是家道中落,寄人篱下的落魄子弟,看着心上的少年好不容易摆脱了囚笼,马上就能走上:开豪车,住豪宅,迎娶白富美(啊这点可以没有)的人生巅峰,他能好意思再把人拦下来,跟他说,欸,实现人生梦有什么好的,你看我们心意相通,留在这过着朝九晚五日子也很自在不是?


“先生,到了”

还没等他内心腹诽完,司机大叔那饱经沧桑的声音便传了过来,等交了钱,再把人连拖带抱的弄下来,那车便跟那离了弦的箭一样,“嗖”的一下,开出去老远。


……


杨修贤住的公寓最高只有六层楼,所以没安电梯,当时他图便宜,想着平常累点就累点,心一横就买了个顶楼,这一下可把他累得够呛。虽然说井然骨架小,身上也没几两肉,但到底也是个一米八的小伙子,背着抱着上到六楼也实在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

杨修贤本来还想着回去给他擦擦脸换身衣服,伺候得清清爽爽的再让他睡觉,可等他终于把人弄到床上,这些个温暖体贴的小心思就已经全然换成了一通麻卖批。

“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前些天胃还痛的直抽抽,这药一停就又跑去喝酒。”

但一想到井然喝醉了第一个电话是打给自己,内心便又忍不住有些小雀跃。


“仗着我喜欢你,你就可着劲儿折腾我吧……”


带着泄愤的意味,他凑近了些在人嘴上咬了一口,随即又觉得不够,便顺着嘴角多亲了几下,可亲着亲着,这舌头不自觉的就伸了进去,亲着亲着,这手也开始不安分地乱摸一气,等他再睁开眼时,井然的衣服已经去了个大半,白皙的胸膛赤裸裸的摆在眼前,两条手臂也不知什么时候搭在了他脖子上,红唇微张,含着水汽的眸子掺杂着被挑起的情欲,正半眯着他……


“宝贝儿,你这样看人,没人会忍得住的……”


杨修贤其实没想今晚就办了井然,毕竟他是真心实意要跟井然搞对象,先上床再谈情,那是因为欲,他固执的觉得,是真爱那就得先培养感情。特别是对付井然这样的清冷系,打着“做出感情”的主意显然是莫得出路的,追老婆嘛,绕点弯子就绕点弯子,纵欲一时爽,醒来火葬场,这样不好,不好。

思索这么片刻,倒也拉回了他欲望前的临门一脚,深吸了口气,在人腰上又狠狠地摸了一把,满意的听到一声呜咽,正打算起身,却发现环着他脖子的手仍然挂得紧紧的,不由哑着嗓子调笑道:“宝贝儿,你可打算好,今个儿你要是留住了我,可就留不住身了”

“……你来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知道对我说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吗?”

杨修贤挑起他的下巴,对上那水灵灵的大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宝贝儿,你……喜欢我吗?”

“……喜欢”

“要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?”

“……喜欢”

杨修贤只觉得脑袋里有那么几箱烟花齐齐炸上了天,刹那间流光溢彩,为他展了此间方寸的玉树琼花,美的人惊心动魄。

这个人,早年便闯入了自己心里,经年漂浮,自己却从未为他撑起过一片天,任他筚路蓝缕,一步一个泥泞,坡着拐着去寻着自己的昆山片玉。即使身载异国荣誉几几,归来却仍是孑孑一人,清清冷冷的,像是不曾食过人间烟火一般……

他俯下身,近乎虔诚的在井然额头上落下一吻,继而又把手伸到人裤腰带上,“啪嗒”,锁扣应声而开。

“混账就混账了,谁让你不长眼瞧上我了呢”


评论(2)

热度(1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