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衍生】杨修贤×井然

客厅里的动静大概持续了快一个小时,少年窝在自己房间的旮旯里,把胳膊拽的死紧。

瓷器破碎的声音伴着母亲不断的尖叫,直直往他耳膜里钻,刺得他浑身不住地发抖。一次次的,拖鞋在地板上匆匆带过,踢踢拉拉,仿佛下一秒,那个疯子一样的男人就会冲进来给他一巴掌。

但现在显然还没轮到他……


这样的人就该去死!少年恨恨地想着,入了十八层地狱也得将他千刀万剐 ……也只有母亲,那个差不多也是半疯的女人,才会指望他有朝一日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过日子。


“砰”地一声,本就落不了锁的门被人一脚给踹开,少

年瞬间僵直了背。

客厅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了,那人站在门口,黑漆漆的只有个轮廓,本是大腹便便的身子,此刻却越发恐怖。

“小杂种,给我过来。”


……

凌晨四点二十九分,井然在冷汗中把自己给捞了起来,算一下时间,大概睡的有不到四个小时。

冲个澡出来,就已经接近五点了,外面风声正大,呼呼的像是刮了一夜。他草草地吹了下头发,便陷进沙发里,翻看起了客户送来的平面图。

睡眠不足,再加上精神方面的问题,让他的思维活跃不起来,几页的图纸看下来,反而让他更加的烦闷焦躁。

“就知道回国会这样……”他撑着额头,有些疲惫却也无可奈何。

手机突然响了一下,井然猛地回过神,拿起一看,是条陌生信息。

“你几点起?我给你带了早餐。”

井然一时怔愣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谁发来的。他眼神瞬间晦涩起来,设计师一向是择地而蹈,他摸得准那些横横纵纵的线条,却摸不准人的脾性,尤其这个人还是杨修贤。

手机的光逐渐暗淡下去,他叹了叹气,把手机随手放在了茶几上。


杨修贤已经在井然楼下等了两个多小时了,井然回国第二天就住进了这栋公寓,离市中心近,但离杨修贤的酒吧还是有段距离。

一些上班族起了个大早,叼着面包眼神匆匆掠过他,以及他身后那辆酷炫拉风的摩托,他不知道井然工作的时间,索性就摸黑过来堵人。

“啪嗒”楼道的门又开了,井然依旧是一身暗色长风衣。

杨修贤揉了揉冻得有些发僵的脸,朝那怔住的人挤了个痞痞的笑。

“杨修贤?”

“别这么惊讶宝贝儿,跟你说了要带早点的,对美人…我一向言而有信。”

“你一直在这等?”

“所以你看到了信息?”

“……”

杨修贤笑了笑,拿过一旁的袋子,扬了扬,“你看我好歹冻了这么长时间,不请我上去坐坐?”

井然复杂的看着他,似乎是不懂他这样做的意义。

“别那么紧张,一副我要吃了你的样子,我可是有追求的。”他三两步绕到井然面前,说道:“你看,我亲手煲的粥,只是想跟你吃个饭而已。”



【澜巍衍生】杨修贤×井然

早都说想搞井然(*/∇\*)这个梗非常狗血🐶大概就是年少时发生了一些事导致两人分开了(这时还没在一起)多年后,井然回国,再遇杨修贤,然后擦粗火花🌸

私设:①井然小时候可可怜怜,家庭不和谐,父亲有暴力倾向😣被叔叔送到国外学设计

②杨修贤原来家里很有钱,后来父母公司被查到贩毒,家道中落,所以他自己闯荡养活自己。

③井然和杨修贤是高中同学

【一】

井然没想到还能遇见杨修贤,至少是没想过能在这么个情况下遇见。

他从事设计,常年生活在国外,也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,若不是这次助理替他接了个中国单子,估计就算再有个几年,他也想不起来踏上这片故土看看。

不是他不念国,单作为一名设计师,国外那么多的富丽堂皇,雕梁画栋过眼后,思量起来,还是这片的山川风物更能令他醉心。

但他心里隔着一层纱,朦朦胧胧的,叫他对那里的人看不真切。童年那些不愉快的记忆,缠缠绕绕,直到现在还影响着他……

“你是国籍,不能一直在国外发展,即使设计里含着些中国元素,但到底作品都留在了国外。”

“这些年你意大利,德国,墨尔本,瑞士,欧洲都快跑了个遍,就是没回过国,这……这不好说啊”

助理跟他讲过很多次这个问题,但他都没什么反应,估计也是逼急了,这才先斩后奏给他接了单。

生如逆旅,一苇以航。

这句话长在他心上,有时如同涓涓炽流,在异国的寒冬腊月里,给予他一抹牵强的暖意,有时又如同凛冽的寒风,在许多个漫长孤寂的夜晚,灌他一记摧枯拉朽。

然而这次他却没什么感觉,在助理投来的期待的眼神下,他将这句话反复品味,最终点了点头。

“我可以回国,但我要一个人去,有什么需要的话,我会和你们联系。”

夜色渐浓,城市却依旧繁华喧嚣,霓虹灯层层的笼罩着,放肆地把变幻的彩色投向天空,星月的清辉都尽数被掩去了,天空朦胧。

井然下了飞机,又转了几趟车,终于赶在他骨头散架前到了目的地。

他其实生的好看,皮肤白皙,浓眉大眼,身长玉立,很多人都撺掇他跨界去做个演员,但他实在没能从他看了三十年的模样中挑出点点众人口中的精致,所以就没当回事。

但当他出了地铁站,去掉墨镜,松了一圈围巾后……

“woc!woc!woc!这个小哥哥好帅啊”

“天哪,这种美貌是真实存在的吗!!?”

“啊啊啊不行!太好看了……啊啊啊妈妈呀!他看我了!!看我了!!”

“欸你别挤我,我手机都掏不出来了!!”

“这是明星吗?啊啊啊这么帅的明星我不可能不知道!”

于是……井然在一堆快门声中,放弃了徒步去酒店的想法,叫了辆计程车手忙脚乱地塞过行李箱就扬长而去。

二十多个小时的行程再加上刚刚的刺激,让井然疲惫不已,下车时身子不受控制地晃了晃,司机见他脸色不好,贴心的帮他把行李提到了酒店门口,井然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,刚要走,却被不知从哪里冲过来的一个人抱了个满怀。

这人一看就是个醉鬼,环着井然的脖子死活不撒手,混浊的酒气一呼一吸间喷在井然脖颈处,激得他一阵反胃,险些要吐。

大庭广众之下他们的姿势有些奇怪,井然偏了偏头,静了一会,冷着声音说道:“放开”

那人哼哼了几句还是没动,井然猛地发了狠, 揪着那人的头发往后扯,劲儿是一点也不含糊,那人果然受不住,龇牙咧嘴地松开了手,井然这才看清了这人的脸,心里骤然一悸。

“……杨修贤”

宿醉的感觉不太好受 ,但对于时常宿醉的人来说,倒也不是特别难受的一件事。杨修贤揉着脑袋醒来时,习惯性地转过身子,想下床找找家里还有什么能吃的,然而腿一伸却没耷拉到地上,他瞬间就懵逼了,我床什么时候这么大了?!?

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下这房间的逼格,emmm不像是能让他浪的地儿。

风月酒场里浪了数年的人,这种场面他没遇到过倒也不怎么惊慌,微微思量了一下,便得出了一个于情于理的结果:一定是我的美貌被哪个多金富婆给看上了,趁醉把我绑回了家。啧,看这格调,难不成还玩包养?

他这正努力的回想昨晚的“香艳”场面,那边井然已经买好早点回来了,一推开卧室门,四目相对,空气瞬间安静了。

杨修贤看着他那“富婆”灰色窄腿裤,白衬衫,长腿细腰戳在门口,顿时喉咙一哽,半响才抖着声音开了口。

“井……井然”

井然淡淡的应下了,转身进了洗手间,又扔出一只新牙刷和一条毛巾来。“你先洗漱,外面温的有水,早点也还是热的,你垫垫肚子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昨天”

杨修贤看他打开衣柜,取出一件长款风衣,和一条黑色长裤,问道:“你要出去?”

井然动作一顿,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,大有关你屁事的意味。

但偏偏杨修贤就不是个识相的主,此刻也轻车熟路的蹬鼻子上脸,他拦住井然,一手撑着柜门,一手虚抚上井然的腰,把人锁在方寸间,凑近了些说道:“一日之计在于晨呐,许久没见,井大美人真的不考虑陪我吃个饭?”

久久无声,杨修贤退开了些,下一波骚话刚要出口,脸上就不轻不重地挨了一巴掌,井然清冷的声音缓缓传来……

“先去把你的牙给我刷了”

“……”

“口臭”

“……”

立志短篇(눈_눈)

【澜巍】仓促结局……

夜尊没想到赵云澜还能找来,更没想到沈巍这个死脑筋的人听个三言两语居然就原谅他了。

他把刚盛的一碗米饭“啪” 的摔在了地上,脸色阴沉得可怕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玄关处的两个人。

半响才出声道:“哥,当初可是你找我说要离开的。”

沈巍被这么一问显得很无措,他嘴巴张了张,出口的也不过是几声结结巴巴的“我” 。他亏欠夜尊太多,以至于觉得,这时自己连个解释都是苍白的。

“他不是那样的人……都是我的原因……”

沈巍这番话他听了不下十次,火积到现在,让夜尊只想把对面那人拖过来踹醒,“你总是向着他!之前是,现在也是!我为你做那么多,呵,反倒还不如他几句话来的中听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夜尊……”赵云澜在旁边看不下去,一把揽过沈巍,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想见我,也知道以前我多么混蛋,但现在我既然敢来找他,没有三跪九叩,也自然会拿东西来抵这份罪。”

夜尊眉一挑,很是不屑,“你能拿出什么东西?难不成还学我哥放血吗?”

“夜尊!”听到这, 沈巍的反应倒比赵云澜的大,夜尊这才想起赵云澜还对此毫不知情呢。

“呵,真是个大头鬼。”

沈巍感到赵云澜揽着他肩的手紧了紧,身后的呼吸也重了起来,顿时有点心慌。这件事要不是今天被夜尊提起,他自己都快忘记了,毕竟也是一年前赵云澜被害时发生的事。

他偏头看向赵云澜,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看他,只是那微微发抖的嘴唇,以及眼底的光,将他的情绪泄露了个干净,刚想出声安抚几句,赵云澜却先开了口。

“我不做道上的生意了”,赵云澜声音有点哑,说完他又咳了几声。

夜尊顿时觉得有些好笑,当然他也真的笑了,“赵云澜,你当黑道上是讲的普通生意经吗?做不做还能……”

“我已经找了接班人,包括股份,我也全部转手,以后都不再过问公司的事。”赵云澜截了夜尊的话,看着人微微怔住,不由得笑了。

“那些交易,不是要我的命,就是奔着我的钱去的,久了也捞不着什么好。真正能让我安安稳稳一生的,想来……也只有沈巍。”


夜尊操着一份作天作地的心,但内心深处所执着的,不过屈指两个。

他从小对哥哥存着一份敬仰和依赖,虽然他那别扭乖戾的性格时常克制住他这份感情,不让它表现出来,但终究是见不得别人让哥哥受委屈的。到了后面,他有了自己的公司,即使是与黑道往来,也是拿它当做自己的心血的。

所以他没办法理解赵云澜,没办法理解他当初为何那样对沈巍,正如现在没办法理解他为何放弃了势头正好的公司一样。


这让他说不出话。


“你是沈巍最亲的人,我得给你一个交代,但此后,你就不会是这唯一的一个了。”


在这段时间发文,其实还是怕怕的😂😂我真的是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,两位老师都是很棒很厉害的演员,我永远支持他们♡哥哥们都未来可期(。・ω・。)ノ♡


【澜巍】年末得可怜可怜赵处见见巍巍

今天的天气不是太好,晚间开始下雪时还伴着小雨,不久就只见鹅毛般的雪花,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,地上一会儿就白了。

这样的天气夜尊本是不让沈巍出来的,但他执意要回学校取东西,夜尊最后也是没拗的过他。

沈巍现在任教的大学很近,离他们的小区不过 两公里,即使在这样的天气,来回也不需要多少时间。

到了年末,除了几个倒班的保安,大学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,几百亩的学校,现下寂静的只能听见“呜呜”的风声。

沈巍拿了东西,跟保安一一道了声年好,提着公文包,将自己埋在围巾里,往回走。大概还有十几天就是除夕,街道两旁大多是几个顽皮的孩子围在一起放鞭炮,今年的雪来的比较晚,这一下,倒是让这些孩子好好激动了一把。

“啪”一个鞭炮落在了沈巍脚边,吓得他一激灵,倒也没怎么气,只是知趣的靠着路的紧里面走。

夜尊好像从没接触过这些,沈巍脚步一顿,想着要不要买些给他带回去,他这一愣神,却叫人逮住了机会,拽着手就给拉进了身旁昏暗的小胡同里。

还没等沈巍反应过来,对方就把唇覆了上来,在他背抵上冰冷的墙面的一瞬间,那人的舌头也跟着闯了进来,带着一丝摧枯拉朽的意味,在他嘴里横冲直撞,等他清醒过来时,已经连句话都吐不出来了。

没几个人肩宽的狭窄胡同,一时间只剩下两人唇齿间的水渍声,以及厚重的喘息。沈巍的公文包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,两手在人胸前使劲推拒着,在黑暗里,那人的气息浓厚得不像话,几乎就是想把他拆吃入腹。

他心里不好受,下意识就想狠狠地咬住那在他嘴里作恶的舌头,但他到底是狠不得,也是舍不得,他对这个人的爱已经成了惯性,时时刻刻,做什么都得想着他来。

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,沈巍感觉嘴唇都已经开始麻木,两条腿软的几乎站不住,好在他意识还算是清醒的,在那人手解开他大衣扣子,扯出衬衣下摆,往里贴上他的腰时,他总算是挣脱了这个束缚的吻,一把拦住那人妄图顺着他腰线往上滑的手。

“赵云澜!”

沈巍的喘还未平息,连带着话语都有些不稳,在赵云澜这里构不成一点威慑力,甚至还加重了他心里那点把人抵在墙上就地正法了的龌龊念头。

赵云澜闭上眼,侧头窝在了沈巍颈间,感受到人近在咫尺的呼吸,突然心头一酸,下腹那点热意倒也消下去不少。往常多少个日夜,他无数次幻想着沈巍就如此般在他身边,他的一呼一吸,离他耳朵不过几公分距离,甚至……甚至是直接贴在上面。

耳鬓厮磨,当时销魂,这几个月却叫他想得差点要了命。

沈巍平静下来后,顿时就对赵云澜方才的袭击来气了,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样的事,实在是有失体统,他脸上发烧,但心思一转,又想到了两人之间还隔着什么,脸上的红便一下去了半分。

“赵云澜……”

他拽着赵云澜的衣袖往外扯,那人纹丝不动,挣扎了半天,反倒让他贴得更近了。

“我一心向南墙……”

赵云澜紧了紧环着沈巍腰的手,眼睛有点发红,闷声道:“沈巍……既然认定了你,那百转千弯都得把你栓在我身边。”

我!必!须!要!做!大!胆!的!事!!!!(ಥ_ಥ)我再也不妈了

【澜巍】面面终于成功带走哥哥😂

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算来赵云澜已经有三个多月没见着沈巍了,导致此情此景,即使对着那一般模样却从头发丝到脚底板都邪气得一匹的夜尊,他都能泛出淡淡的好感,当然,这得在那人不出声的前提下。

“我哥哥是个死脑筋,看中的人倒是个头脑灵活的。”

赵云澜道:“你们同卵双胞,你这话怎么说也绕不开自己啊。”

夜尊几不可闻地笑了一下,“也对,想来我们俩都是栽在了你身上。”

赵云澜忙道:“别别别,哪能呐,你我可受不起,比起来,还是我的小巍更称心。”

“称心?”夜尊笑着推了推眼镜,说道:“可不称你心嘛,当初要不是他把消息放出去,你赵云澜的名字如今还能有个屁响?”

赵云澜听了这话不由冷下了脸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赵云澜是大人物,遇事果断。但凡认定,哪怕是自己最亲的人……都不得有二说。”

夜尊玩味地看着赵云澜不断变换的脸色,心情颇好,“我当时就知道是他放走的消息,但我成心不想让他好过,随便抖落出个东西,你们也信了。”

赵云澜几乎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他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“你……你…是说,那个局…当初,是沈巍…是他透的风?”

“我说他是知情瞒着你,你还真就不过脑子当真了”夜尊慢慢走到赵云澜跟前来,话的调调越来越阴阳怪气,“知道外面人怎么说他吗?是你,让他受了和我一样的污言秽语,怎么说呢?我也该谢谢你,把他给我拉下来了。”

地上的碎纸片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染上了灰,夜尊颇有嫌弃地拨拉了两下,将写有“资产”的那片捡了起来,在赵云澜面前抖了抖,说道:“你的东西我可没兴趣,今日,我不过想告诉你,我和我哥马上就回去了,想来你知道了个彻底,也就没这个脸再找过来。”

暮色渐渐模糊,赵云澜抬起头,上次是什么时候,被晚霞染红的云雾厚厚重重的盘踞在天空,人们三三两两地在街道上漫步,晚风徐徐拂面,他牵着沈巍的手,不顾人红了的脸颊,在街道暗处偷了个吻,只觉夕阳无限好。

一天没吃饭,胃又开始一阵阵地抽痛,赵云澜挪着步子,毫无目的地游走着,擦肩而过的人大多以探究的目光看向他,但他无暇顾及。

“叔叔,给你。” 一张白色印花纸巾猛然撞到眼前,可还没等他缓过神,不远处的一个老太太便扯着嗓子开始教训了,直到小女孩淡出视野,赵云澜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自己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,他骤然觉着可笑,心思千回百转,最后却哭出了声来。

与此同时, 就在那个废弃工厂不远处,沈巍提着手提箱,看着眼前缓缓降落的直升机,眼神四处乱飘,他突然很想见一见赵云澜,无关风月,他也想看看这个人过的好不好。

“哥” 夜尊看出了他的心思,想着让他见了人还能走的了吗?于是一把抢过人的手提包,说道:“哥,你说好了的”

沈巍无奈点了点头, 跟着人上了飞机。

我不是故意更这么慢的(ಥ_ಥ)有点忙最近😂

啊啊啊井然小哥哥太帅啦,让我忍不住想搞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

【澜巍】绑巍巍or绑面面?😎

冬日里雾霾天多有点家常便饭的感觉,赵云澜没戴口罩,听着附近播报的PM2.5实时浓度在150微克/立方米以上的消息,心想那人可真会选时间。

他这次出来没跟大庆他们说,那个陌生号码发给他的信息是让他只身前往, 说是有他想要的东西。

他常年和黑帮打交道,这种短信没少见,瞄了一眼便抛到了脑后,可随后不久,那人又传了一条彩信过来,他点开一看,是张很模糊的图片,在昏暗的房间里几乎看不出有什么,赵云澜直觉不对劲,他将手机的亮度调到最大,再看时,只觉得心都揪了一下。

拍摄者可能并不想给他透露过多的东西,整个图片除了右下角有点东西,其余地方都被黑色覆盖着,再加上被p成了黑白色调, 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什么,但赵云澜操着他那double 5.0的视力,很快就辩识出右下角是个什么东西。

那是沈巍的眼镜,可能是放在了桌子上,在图片上显示出了个模模糊糊的棱角,赵云澜放大了看, 能看到眼镜上还有好几个黑点,他心一颤,顿时几个脑补画面就出来了。

他没法拿沈巍和他平常交易的货相比,什么静下来等时机,熬得对方先乱了阵脚,那都是扯淡,他就算是借东风也生怕这风刮不到自己这艘船上,总的来说,事关沈巍,他就是赌不起。

大丈夫在爱情面前能屈能伸,怎么也是条好汉,赵云澜在高速上超车时还在想,等接回了老婆,看不把几个王八犊子的头给卸下来。

导航上显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,赵云澜四处看了看,嗯~一个废旧的工厂。他非常不合时宜的觉得,这个场面,怎么跟他以前抱着沈巍窝在沙发上看的狗血剧有点相似?

他脚刚踏进工厂里,信息就来了,说是让他上二楼。他皱了皱眉,这让他有种被监视着的感觉。

“哒…哒…哒”他穿的是皮鞋,踩在楼梯上一步一个响声,听的他骤然生出一丝紧张来。他感觉手覆在锈迹斑斑的栏杆上都是粘粘的,估计出了层冷汗,以前杀人越货都没这感觉。

“赵先生,别来无恙啊。”

赵云澜隔着几米远,看着沈巍被绑在一张椅子上,嘴巴上贴着胶带,垂着头,像是昏迷了一样。他尝试着叫了两声,见人依旧没什么反应,不禁提步就要上前,却马上被人用枪子拦住了路。

“赵先生果然情深义重,我都在这站半天了……赵先生连个眼神都不给啊”

赵云澜这才开始打量这个人,片刻后……

“喔呦兄弟,你这头烫的不错啊,诶,哪家洗剪吹搞的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呵,赵先生真是临危不惧啊”,青年撩了撩脸旁的卷发,勾出一丝冷笑,“这时候还有闲心开玩笑,想必这沈教授也没那么值钱。”

赵云澜闻言立马沉下了脸:“这个人,不是你可以动的。”

他往前又走了几步:“利索点,你放人,我开票,然后各走各路,怎么样?”

“哈哈哈,赵先生是个爽快人……”青年从口袋里掏了张纸出来,展平后远远的向赵云澜示意,“只要赵先生在这上面签个字,我立马放了沈教授,保你们以后都快活无忧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资产转让协议”

“你说什么!”赵云澜顿时感觉气血上涌,合着这是打自己公司的算盘呢。

“这不可能!”

“欸,赵先生先别那么着急下定义嘛”青年绕到沈巍身后,慢慢的将他嘴上沾的胶带撕开。

“沈教授,沈教授,你睁开眼睛,看看谁来啦……”

许是太久没睁开眼睛,再加上去了眼镜的原因,沈巍找不准方向,迷茫了好一阵才确定了赵云澜的位置。

“……云澜”

赵云澜眉头一紧,他许久未见沈巍,当下听见他的声音,顿觉眼眶都热了。

“我在,小巍,我在……”赵云澜声音开始哽咽,“我来接你了”

“那现在呢,赵先生?签还是不签?”青年挡在了沈巍前面,又扬了扬手里的纸。

赵云澜道:“……我想先看看协议书”

“可以,只要你签字什么都好说,赵先生请到这边的桌子来。”

“什么协议书?云澜你不要听他们的,千万别……唔”青年见目地已经差不多达到,便又封住了沈巍的嘴。

对此,赵云澜挑了挑眉,没说什么,认真的看起了手里的协议。

“如何?赵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嗯…我觉着吧……这协议我签不得。”说罢,便横起纸撕了个碎。

对面的青年显然是被他这一举动给惊到了,盯着地上的碎纸片好一会,才说道:“赵先生,你这样做……就不考虑代价吗?”

“哦?怎么个代价?当着我的面戳沈巍两刀?好吧,你戳,我看着呢。”

“你…你……卧槽你疯了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这么大点能耐……”看着对面的青年哆嗦着话都说不利索了,赵云澜不由嗤笑,“别演了,夜尊……你露馅啦”

空气有那么一瞬间尴尬,双方都静了下来,片刻后,才见“沈巍”转了转脑袋,身旁的青年很有眼力见的给他松了绑,一身笔挺的格子西装被搞得有些发皱,他撕了胶带,有些不高兴地踹了青年一脚,“不是叫你绑好点吗?衣服都皱了。”

拉了拉西装外套的下摆,他抬眼向赵云澜看去,也不说话,只是舔着后槽牙笑了一下。

赵云澜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棒棒糖含嘴里,说道:“沈巍从不在外人面前叫我云澜,而你……叫了两次,还当着一个杀马特的面。”

杀马特青年os:嗯??!我烫头入的教有问题吗?我兄弟烛九还没我的好看呢🙄

◆快到结局,我说我差点弃文你们信吗😂😂

【澜巍】赵处的思妻情结😏

???眨眼功夫,文就没了?我真的纯情的小短文!网的问题?(还好我有备份)

赵云澜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爱上沈巍的,有时费劲想想,仿佛两人的这几个春夏都是理所当然顺过来的。

当初他们萍水相逢, 他赵云澜还是个万花丛中过处处不留情的痞子,这点他总向大庆他们吹嘘。可自打沈巍那副刀削斧凿般的好皮囊偶然间晃到了他眼前,什么万花丛,他便觉得连p都不是了。

“风华绝代艳天下”,赵云澜不知道在沈巍三十多年的岁月里,自己算是这“天下”里的多少位了,有时他照着镜子想想,也觉得实在是和沈巍靓不到一块去,那谁能配得上沈巍呢?

他思来想去,辗转反侧,最后发现还是把自己的脸搁沈巍旁边更衬他心,于是他便定下了决心要收了沈巍。

沈巍情感细腻,表达含蓄,那些个情情爱爱的蜜语,在赵云澜这里,就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可到了他那,就变成了没拧紧的水龙头,卡半天出不来一句。

总是主动,赵云澜有时就觉得是自己爱沈巍更多一点,之后有了夜尊一事,变更觉得沈巍对不起他。

这是个多么操蛋糟糕的脑回路,赵云澜抱着头想,他又是多么糟糕的一个人。

想他一个黑帮头目,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,无数个被黑暗笼罩的夜晚,他过得纸醉金迷,一口烈酒,让他把所有不甘、委屈、彷徨,烂在肚子里,是沈巍的出现,给了他一隅的温暖,让他知道每个佳节的万家灯火,也有一盏为自己亮着。

“我会等你,你得平安回来。”

“先把粥喝了,还是温的。”

“东西放着吧,你先去休息。”

“云澜,生日快乐。”

许多话,其实都很平常,但沈巍的爱已经融了进去,他没发觉,是他理所当然了,他没用心听。

包括床笫之欢,沈巍都任他由着性子来,好几次因为忙,两人有段时间没见面,赵云澜一见沈巍便拉着他做到天昏地暗,最后他累得倒头就睡,还是沈巍来收拾的残局。可沈巍从来没怨过什么,即使因此生了病,也会瞒着自己。

哦,还有那次,他眼睛受伤,视网膜破损,要不是大庆阻止,沈巍差点就把视网膜给了他,他一个识文嚼字的大学教授,这眼睛的价值不知比他一个黑道上的高多少,但他想都没想拦着医生就说愿意。

这么好的一个人,叫他遇上了,还不好好珍惜,祝红不久前还拿着个酱猪蹄子就要往他脸上甩,“不行你就放过人家沈教授,留给我上,我算是看明白了,人家那才是老娘心中的白月光,你,哼,就我手里的这一蹄子。”

晚上江边风大,九点后便没什么人了,赵云澜摸着身旁空了的酒瓶,骤然笑了。

沈巍护着夜尊怎么了?瞒着自己怎么了?就算一切都是预谋好的又怎么了?沈巍爱他,这是真的,他纠结辗转所求的不就是这个吗?

于是什么都泾渭分明起来了。

几瓶度数为二十的酒,两三阵瑟瑟的寒风,就把他那混沌了许久的脑子整清楚了,那之前是净作死去了吗?

看着粼粼的江面,赵云澜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喊一声“沈巍,我爱你”,妄图这声音跨过江面,穿过喧嚣的城市街道,把自己这颗开了窍的心送到沈巍面前。

但他并不知道沈巍在哪,甚至不知道沈巍是否还愿意接受他这份爱。

他在江边站了良久,看着风卷着最后一瓶啤酒,一路磕磕绊绊,“噗通”一声,落到了水里。

那我也不会放过他,赵云澜有些病态的想着。

我放不过他的,我会尽全力弥补他,但不会放过他。

“我得爱他一辈子!”转身前,他还是对着江面来了这么一句。

◆啊啊啊,我为今日份的居居放声鸡叫,扶我起来我也不想再当他妹妹了!!!(๑°3°๑)我!要做大胆的事!

现实:o( ̄▽ ̄*)ゞ)) ̄▽ ̄*)o你能做什么?

我(瑟瑟发抖):除了搞搞白居,澜巍我还能做什么?我什么都做不了(ಥ_ಥ)

【澜巍】老赵作的死终于被面面知道了😂

我不想长篇,不想长篇,不想长篇……但目前的趋势是很可怕的😑

夜尊一直好奇,沈巍明明爱赵云澜爱的死去活来的,怎么突然就说要离开呢?他不得解,却也是终究不敢问沈巍的,生怕一个不慎,又把人心里那点剪不断的情情爱爱给扯出来。

赵云澜现在为了找他们,几乎就要把整个龙城掀起来抖一抖了,夜尊只要一想到那大王八羔子找不到人的暴跳如雷模样,心情就倍加舒畅。在道上混的,都懂得未雨绸缪,谁还没几个藏身的地方呢?

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打进来,把夜尊裸露在外面的一截脚脖子照得暖洋洋的,他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,听着身后传来的纸张翻页的声音,扬了扬嘴角。

近几日沈巍的心情好了不少,想来那赵云澜也没什么大本事,哥哥离了他,不是也照样好过。他颇有不屑的这样想着,一时间也没注意到手机响了,直到沈巍喊了他几声,他才拉回了神,拿过一看,却是烛九打来的。

多半不是什么好事,抱着这样的想法,夜尊拧着眉,起身靠在窗台边接通了电话。

“你说什么!”

这一声力量不小,着实把沈巍给惊了一下,他微微抬眼,疑惑的看向夜尊,却又被他侧身避开了目光,随后不久,电话就被挂断了。除了刚开始发出的一吼声,夜尊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动静。沈巍以为夜尊会说些什么,然而他依旧什么都没说。

因为是背靠着窗台,沈巍看不清夜尊是什么个表情,但也知道夜尊是看着他的。

“夜尊?”他尝试着叫了一声,见人小幅度地动了动脑袋,随即朝他走过来,一屁股坐到了他书桌上。

“哥哥,烛九说我们那边的天气比这暖和多了,要不要回去看看?”夜尊说这话时,又挂起了他惯用的笑容。

他的乖张和邪魅是刻在骨子里的,这点在他单边勾唇笑的时候最能体现,一副阴谋的作派,沈巍皱了皱眉,他一向不大喜欢夜尊这个样子。

“好,那就回去看看吧”

似是很满意他的回答,夜尊挑着眉笑得更深了。

“那好,哥哥,我这就去安排一下”

“嗯”

等出了房间,夜尊眼中的狠厉便疯一般的肆虐开来,他就说沈巍怎么就突然想通了,要和赵云澜一刀两断,原来中间是隔着这事。

强x未遂?夜尊转了个身,从他这个位置,正好能从虚掩的门缝里看见沈巍低垂着的眉眼,由此,便更觉得这个词低秽不堪了。

哼,赵云澜,你可真对得起我哥哥的死心塌地啊……

看来这计划是得提前了,夜尊摸着摸脑后有些乱了的揪揪,舔了舔后槽牙,这样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