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罗浮生×幻乐居】

(六)
小丑没听过戏,只觉台上人顶着个浓妆重彩咿咿呀呀地做着姿态,一步一来回间,都是些寻常人学不来的东西。他不由得出神:同是下九流的人,怎么他们顶着个花脸却能有这般的待遇?
罗浮生在来之前就逼着他把妆给卸了,现下的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看客,在周围的叫好声,以及各种声乐的交叠震鸣中,竟也找到了那么一丝与世界相交的喜悦。
台上唱的是《西厢记》中的长亭送别,丑虽说听不懂戏文,但也能从最后台上人掩面抽泣的结局中品出些感情。不禁奇怪这罗浮生一心要自己出来,怎么挑了这样一出戏?
他偏头看了眼罗浮生,却见他紧蹙着眉,神色也不是太好的样子。想到他昨天回了趟洪家, 怕是帮里又出了什么事,正想开口询问,却被人抢先一步抓住手腕,接着便跌跌撞撞地被拉出了戏院。
“罗浮生!你干什么!”丑一把甩开那人拉着自己手,有些恼怒地说道。
罗浮生被甩开后也没什么动作,只是一个劲的盯着他看。
丑被这满含深意眼神看的愈发的不自在,在两人这不长不短的沉默中,他自觉有什么事就要发生,心里没来由的一慌,正打算转身离开,却因为罗浮生的一句话,又被钉回了原处。
“你跟我走吧…”可能是情绪压抑得太久,罗浮生感觉这声音都不像是自己发出的,于是他又将这句话放嘴里绕了绕,重新开口道:“和我走吧,带上那女孩一起,你想,我们都能有个家…”
良久,见对面人依然没什么反应,罗浮生落寂的笑了笑:“刚刚有句戏文是这样唱的,‘悲欢聚散一杯酒,南北东西万里程 ’ ”他顿了顿,将视线放在对方紧紧攥着的手上,狠了狠心,在转身之前还是选择把剩下的话给说完,“抱歉,前些时日是我打扰了,以后……不会了。”
丑没看懂刚刚的戏,却不想这戏现下竟在他身上上演了,他骤然明白了为什么罗浮生会带他来看这样一出戏…
也好,总归戏没白看了…
他一个人立在剧院门口,思绪缥缥缈缈,最终还是被戏院里传出的咿咿呀呀唤回了原处,看着路边形形色色的人或极或徐地从身旁走过,突然想到,这还是他们俩第一次出来看戏呢……

评论(8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