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衍生】杨修贤×井然

井然一动不动的瞪着天花板,直要把他盯出一个窟窿来。

他不知道别人稀里糊涂和人发生关系后会有什么想法,但对于他这么个清心寡欲了二十多年的人来说,一朝失了身,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。

但酒后乱性这件事,他能记起的不多,仅存的零零散散的记忆也尽是些经不得人说的羞耻,真要追究起来,也不知到底是谁的错。


余光里,那人还在熟睡着。


因常年混迹在灯红酒绿之间,井然觉得杨修贤从头到脚都多多少少染上了层不正经。但此时,看他瞌着眼睡着,眉目散尽纸醉金迷的氤氲,恍惚间,竟也对上了他记忆里的少年模样。

井然抿了抿唇,一时心里晦涩。


纵使自己心里惊涛骇浪,也终究是舍不得往这人身上溅上半点的……


身心俱疲,井然忍不住轻叹了口气,随即缓缓地撑起身子,想先离开。


事后杨修贤想是给他做过了清理,该难受的地方所幸没有太难受,下身虽然还是光溜溜的,但上身却套了件白衬衫,多多少少遮了些东西,井然的脸色也稍微好转了些。

环视了四周,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堆在墙角那,离床有几步的距离。脏是肯定脏了,但总比没有的好。

井然忍着酸痛感,好不容易让脚挨着了地,却不想刚站直身子就又被人抓住了手腕,使劲一拉,便又跌回了床上。


“怎么?嫖完就想跑?”


听着这漫不经心的调调,井然骤然起了火。他本就做了下边那个,浑身酸痛不说,又直直往床上一摔,顿时眼眶就热了下,还没等他缓过神来,便又听这罪魁祸首满口奔骚话。

他面色不动,心里却叫嚷着恨不得一脚把杨修贤给踢翻。

“我没什么力气,不和你争,赶紧给我起来。”

“欸?宝贝儿,你这态度和昨晚相差得也太大了吧”

见井然偏过头不说话,杨修贤盯了片刻反倒认真了起来。他扳过井然白皙瘦削的下巴,逼得他直视自己的眼睛。


“你还喜欢我,对吗?”


井然瞳孔骤然一缩,随即又逃似的挪开了眼,也不言语,只是挣开了他的手,撑起身子就要起来,结果才动作这么几下,就冷不防被摸上了大腿,惊得他一身鸡皮疙瘩瞬间“闻风而起”,一声惊呼没掩住就这么直直掉到了喉腔外。


“要不是知道了你的意思,我怎么会先动你?昨晚的事,你忘记了,我不介意给你现场回放一次,但是井然……我不想逼你。”


他拿开了手,却又转移阵地环上了井然的腰,声调也降了下来。


“我知道你心里有我,你不肯承认,是因为信不过我。”

“当年你走,我不想拖累你,想着等我混出名头来再去找你。我参加了许多绘画比赛,得的奖也不少,有的甚至还在国外提名,却依旧没收到过你的任何消息。我想你想得紧,却又拿不准你的主意,不敢去见你,就常常在酒吧里买醉,一来二去的和那老板也熟了起来,后来那小子相亲遇上了对眼的,急急忙忙的就要转手,我就给接了过来。但其实……其实我也没那么混,为了你,我洁身自好着呢。”他话说到这,脸也快埋到了井然脖颈后,传出来的声都掺着闷音,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。


井然挣了挣也没把他挪开半分,索性也不管了,把脸撇到一边自顾自说道:“你倒是想得明白,我当年要是留下来,日子也未必会差到哪里去……”

“但你留下来肯定就得跟着我受委屈……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愿跟你受这份委屈!”


因为凑的近,杨修贤被井然这一嗓子吼得发懵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随即又被人挂在眼角边上的泪珠子惊得不知所措起来。他一边在人脸上乱抹一通,一边又着急发慌的哄人。


“欸宝贝儿,你没事挤什么金豆子啊…欸不是,你别哭啊…都是我的错,我考虑不周,你别哭”

“杨修贤……你总是这样……你太看得起我了”

记忆里,杨修贤总把他看得很高,明明自个就是个吊儿郎当的不正经,却总是操着个教导主任的心,动不动就跟他说:“你小子,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。”井然有时觉得,杨修贤把他的未来看得比自己的都重要,恨不得他一朝就窜成人中龙凤。但其实井然并不在乎这个,他这半生所求的,不过是眼前这个人罢了。

“不是我看得起你,只是觉得你这么好,岁月不该错待了你……我也不该……”


【好了我宣布👆他们原地和好👏👏】


😱😱救救孩子吧,我真是个结尾废,但不填坑又实在说不过去😩


评论(2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