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衍生】杨修贤×井然

【三】


井然拿着药,颇有些无奈的站在医院门口,,来时就在下的雨,此刻又不依不饶的大了一倍,他皱着眉,按了按手机,本就所剩无几的电量,让这两下给彻底弄得关了机。

叹了口气,把药揣进大衣口袋里,认命的撑起伞,跟着前面那些形形色色的人走进了雨里。

胃还在一阵一阵地抽痛着,井然紧紧咬着牙门,感觉自己撑伞的手都在发着抖。

杨修贤本来打的一手好算盘,外面这又是风又是雨的,自己淋个透湿,井然就算再不情愿,也会让自己上去呆上一阵。

结果他算不如天算,井然今天意外地没有按时回来,电话也是关机,他硬生生在楼道口杵了两个多小时,鸡皮疙瘩抖了一地又一地,正打算厚着脸皮问楼上借件衣服时,余光却陡然瞥到了个跌跌撞撞的身影。

下一秒,他就猛的朝那人冲了过去。


井然的感觉不太好,脑袋昏昏涨涨的,一下一下的往下沉,像含了铅一样,叫他恨不得直接一头栽下去,但同时,胃部的绞痛又不住的刺激着他的神经,逼得他不得不保持清醒。


井然的身子发着烫,杨修贤一触便感受到了那灼人的温度,顾不得周遭的情况,一把将人抱起就往楼上冲。

动作间,伞落在了地上,井然瞥了眼,刚要做声,又被胃痛逼得住了口,他抽了抽气,圈在杨修贤脖子上的手又紧了紧。茫然的想着,此刻,他们这样挨在一起,算是这些年最亲密的一次了吧。

进了门,把滚烫的人剥了个大概,塞到被子里,量了量体温,39度。把杨修贤吓得肝都一颤,连忙就要把人捞起来送医院。本来迷迷糊糊的人,一听“医院”两字,马上就不干了,湿漉漉的氤氲上雾的眼睛瞪得极其倔犟。

“不去医院”

“都39度了,不去医院你是想活活烧死吗”

“我拿的有药,不去医院”

“听话,宝贝儿,你这样不去医院不行”

“我不去医院”

平时正儿八经的人,这会却骤显出了丝孩子气,杨修贤好说歹说,软硬皆施了老半天,井然依旧倔着那一句话,“不去医院”。

总不能让他一直烧着吧,杨修贤头疼得叹了口气,把人卷得严严实实,正准备出去给他买药,突然又想起井然说拿的有。四下看了看,最后捡起匆忙间被他一把甩在地上的大衣。

“吗丁啉,诺氟沙星消炎药”


杨修贤从来都不是规规矩矩生活的主,但好在身体硬朗,也没让他生什么大病,看了看用途,知道是治胃病的药,他便又是一阵心疼。

也不知道这人在国外遭了多少罪……

井然就着温水吃了药,胃部的痉挛轻了些许,虽然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,但他依旧不想乖乖的随着药性睡去。

年少时的场景又涌了上来,那人头也不回的决绝,让他至今都能为之痛上几分。少年情窦初开,非一朝一夕肆意烂漫,却在简简单单的一瞬间给生硬地扯去了根。


那现在又是什么意思?井然看着正在给他收拾卧室的男人,绷了许多天的神经彼时放松下来,却又被那乱如麻的心思绕得千回百折,他莫名就觉得有些委屈。

“杨修贤……你用不着可怜我”

正在收拾衣服的男人动作一顿,却也没回头,径直去了洗手间,把衣服一囫囵丢进了洗衣机里。

回来时,床上的人已经睡了过去,长长的睫毛上还留有未落的水珠,脸颊也泛着不自然的潮红,拨开那被汗浸湿了的额发,杨修贤的眼神柔了下来,却又透着一丝的无可奈何。

“怎么是我可怜你呢?”

“是你要可怜可怜我……”

他俯下身去,轻轻的凑在对方微干的唇瓣上偷了个吻。继而游走至耳侧,叹息似的说着:“宝贝儿……再给我次机会吧”



评论(5)

热度(1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