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衍生】杨修贤×井然

早都说想搞井然(*/∇\*)这个梗非常狗血🐶大概就是年少时发生了一些事导致两人分开了(这时还没在一起)多年后,井然回国,再遇杨修贤,然后擦粗火花🌸

私设:①井然小时候可可怜怜,家庭不和谐,父亲有暴力倾向😣被叔叔送到国外学设计

②杨修贤原来家里很有钱,后来父母公司被查到贩毒,家道中落,所以他自己闯荡养活自己。

③井然和杨修贤是高中同学

【一】

井然没想到还能遇见杨修贤,至少是没想过能在这么个情况下遇见。

他从事设计,常年生活在国外,也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,若不是这次助理替他接了个中国单子,估计就算再有个几年,他也想不起来踏上这片故土看看。

不是他不念国,单作为一名设计师,国外那么多的富丽堂皇,雕梁画栋过眼后,思量起来,还是这片的山川风物更能令他醉心。

但他心里隔着一层纱,朦朦胧胧的,叫他对那里的人看不真切。童年那些不愉快的记忆,缠缠绕绕,直到现在还影响着他……

“你是国籍,不能一直在国外发展,即使设计里含着些中国元素,但到底作品都留在了国外。”

“这些年你意大利,德国,墨尔本,瑞士,欧洲都快跑了个遍,就是没回过国,这……这不好说啊”

助理跟他讲过很多次这个问题,但他都没什么反应,估计也是逼急了,这才先斩后奏给他接了单。

生如逆旅,一苇以航。

这句话长在他心上,有时如同涓涓炽流,在异国的寒冬腊月里,给予他一抹牵强的暖意,有时又如同凛冽的寒风,在许多个漫长孤寂的夜晚,灌他一记摧枯拉朽。

然而这次他却没什么感觉,大抵之前都是在纠结,这次固定了选择后,反而让他骤然一松,仿佛……这就是他一直想要,却又没下决心迈出的那一步一样。
在助理投来的期待的眼神下,他将这句话反复品味,最终点了点头。

“我可以回国,但我要一个人去,有什么需要的话,我会和你们联系。”

夜色渐浓,城市却依旧繁华喧嚣,霓虹灯层层的笼罩着,放肆地把变幻的彩色投向天空,星月的清辉都尽数被掩去了,天空朦胧。

井然下了飞机,又转了几趟车,终于赶在他骨头散架前到了目的地。

他其实生的好看,皮肤白皙,浓眉大眼,身长玉立,很多人都撺掇他跨界去做个演员,但他实在没能从他看了三十年的模样中挑出点点众人口中的精致,所以就没当回事。

但当他出了地铁站,去掉墨镜,松了一圈围巾后……

“woc!woc!woc!这个小哥哥好帅啊”

“天哪,这种美貌是真实存在的吗!!?”

“啊啊啊不行!太好看了……啊啊啊妈妈呀!他看我了!!看我了!!”

“欸你别挤我,我手机都掏不出来了!!”

“这是明星吗?啊啊啊这么帅的明星我不可能不知道!”

于是……井然在一堆快门声中,放弃了徒步去酒店的想法,叫了辆计程车手忙脚乱地塞过行李箱就扬长而去。

二十多个小时的行程再加上刚刚的刺激,让井然疲惫不已,下车时身子不受控制地晃了晃,司机见他脸色不好,贴心的帮他把行李提到了酒店门口,井然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,刚要走,却被不知从哪里冲过来的一个人抱了个满怀。

这人一看就是个醉鬼,环着井然的脖子死活不撒手,混浊的酒气一呼一吸间喷在井然脖颈处,激得他一阵反胃,险些要吐。

大庭广众之下他们的姿势有些奇怪,井然偏了偏头,静了一会,冷着声音说道:“放开”

那人哼哼了几句还是没动,井然猛地发了狠, 揪着那人的头发往后扯,劲儿是一点也不含糊,那人果然受不住,龇牙咧嘴地松开了手,井然这才看清了这人的脸,心里骤然一悸。

“……杨修贤”

宿醉的感觉不太好受 ,但对于时常宿醉的人来说,倒也不是特别难受的一件事。杨修贤揉着脑袋醒来时,习惯性地转过身子,想下床找找家里还有什么能吃的,然而腿一伸却没耷拉到地上,他瞬间就懵逼了,我床什么时候这么大了?!?

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下这房间的逼格,emmm不像是能让他浪的地儿。

风月酒场里浪了数年的人,这种场面他没遇到过倒也不怎么惊慌,微微思量了一下,便得出了一个于情于理的结果:一定是我的美貌被哪个多金富婆给看上了,趁醉把我绑回了家。啧,看这格调,难不成还玩包养?

他这正努力的回想昨晚的“香艳”场面,那边井然已经买好早点回来了,一推开卧室门,四目相对,空气瞬间安静了。

杨修贤看着他那“富婆”灰色窄腿裤,白衬衫,长腿细腰戳在门口,顿时喉咙一哽,半响才抖着声音开了口。

“井……井然”

井然淡淡的应下了,转身进了洗手间,又扔出一只新牙刷和一条毛巾来。“你先洗漱,外面温的有水,早点也还是热的,你垫垫肚子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昨天”

杨修贤看他打开衣柜,取出一件长款风衣,和一条黑色长裤,问道:“你要出去?”

井然动作一顿,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,大有关你屁事的意味。

但偏偏杨修贤就不是个识相的主,此刻也轻车熟路的蹬鼻子上脸,他拦住井然,一手撑着柜门,一手虚抚上井然的腰,把人锁在方寸间,凑近了些说道:“一日之计在于晨呐,许久没见,井大美人真的不考虑陪我吃个饭?”

久久无声,杨修贤退开了些,下一波骚话刚要出口,脸上就不轻不重地挨了一巴掌,井然清冷的声音缓缓传来……

“先去把你的牙给我刷了”

“……”

“口臭”

“……”

立志短篇(눈_눈)

评论(5)

热度(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