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】年末得可怜可怜赵处见见巍巍

今天的天气不是太好,晚间开始下雪时还伴着小雨,不久就只见鹅毛般的雪花,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,地上一会儿就白了。

这样的天气夜尊本是不让沈巍出来的,但他执意要回学校取东西,夜尊最后也是没拗的过他。

沈巍现在任教的大学很近,离他们的小区不过 两公里,即使在这样的天气,来回也不需要多少时间。

到了年末,除了几个倒班的保安,大学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,几百亩的学校,现下寂静的只能听见“呜呜”的风声。

沈巍拿了东西,跟保安一一道了声年好,提着公文包,将自己埋在围巾里,往回走。大概还有十几天就是除夕,街道两旁大多是几个顽皮的孩子围在一起放鞭炮,今年的雪来的比较晚,这一下,倒是让这些孩子好好激动了一把。

“啪”一个鞭炮落在了沈巍脚边,吓得他一激灵,倒也没怎么气,只是知趣的靠着路的紧里面走。

夜尊好像从没接触过这些,沈巍脚步一顿,想着要不要买些给他带回去,他这一愣神,却叫人逮住了机会,拽着手就给拉进了身旁昏暗的小胡同里。

还没等沈巍反应过来,对方就把唇覆了上来,在他背抵上冰冷的墙面的一瞬间,那人的舌头也跟着闯了进来,带着一丝摧枯拉朽的意味,在他嘴里横冲直撞,等他清醒过来时,已经连句话都吐不出来了。

没几个人肩宽的狭窄胡同,一时间只剩下两人唇齿间的水渍声,以及厚重的喘息。沈巍的公文包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,两手在人胸前使劲推拒着,在黑暗里,那人的气息浓厚得不像话,几乎就是想把他拆吃入腹。

他心里不好受,下意识就想狠狠地咬住那在他嘴里作恶的舌头,但他到底是狠不得,也是舍不得,他对这个人的爱已经成了惯性,时时刻刻,做什么都得想着他来。

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,沈巍感觉嘴唇都已经开始麻木,两条腿软的几乎站不住,好在他意识还算是清醒的,在那人手解开他大衣扣子,扯出衬衣下摆,往里贴上他的腰时,他总算是挣脱了这个束缚的吻,一把拦住那人妄图顺着他腰线往上滑的手。

“赵云澜!”

沈巍的喘还未平息,连带着话语都有些不稳,在赵云澜这里构不成一点威慑力,甚至还加重了他心里那点把人抵在墙上就地正法了的龌龊念头。

赵云澜闭上眼,侧头窝在了沈巍颈间,感受到人近在咫尺的呼吸,突然心头一酸,下腹那点热意倒也消下去不少。往常多少个日夜,他无数次幻想着沈巍就如此般在他身边,他的一呼一吸,离他耳朵不过几公分距离,甚至……甚至是直接贴在上面。

耳鬓厮磨,当时销魂,这几个月却叫他想得差点要了命。

沈巍平静下来后,顿时就对赵云澜方才的袭击来气了,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样的事,实在是有失体统,他脸上发烧,但心思一转,又想到了两人之间还隔着什么,脸上的红便一下去了半分。

“赵云澜……”

他拽着赵云澜的衣袖往外扯,那人纹丝不动,挣扎了半天,反倒让他贴得更近了。

“我一心向南墙……”

赵云澜紧了紧环着沈巍腰的手,眼睛有点发红,闷声道:“沈巍……既然认定了你,那百转千弯都得把你栓在我身边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