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】赵处的思妻情结😏

???眨眼功夫,文就没了?我真的纯情的小短文!网的问题?(还好我有备份)

赵云澜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爱上沈巍的,有时费劲想想,仿佛两人的这几个春夏都是理所当然顺过来的。

当初他们萍水相逢, 他赵云澜还是个万花丛中过处处不留情的痞子,这点他总向大庆他们吹嘘。可自打沈巍那副刀削斧凿般的好皮囊偶然间晃到了他眼前,什么万花丛,他便觉得连p都不是了。

“风华绝代艳天下”,赵云澜不知道在沈巍三十多年的岁月里,自己算是这“天下”里的多少位了,有时他照着镜子想想,也觉得实在是和沈巍靓不到一块去,那谁能配得上沈巍呢?

他思来想去,辗转反侧,最后发现还是把自己的脸搁沈巍旁边更衬他心,于是他便定下了决心要收了沈巍。

沈巍情感细腻,表达含蓄,那些个情情爱爱的蜜语,在赵云澜这里,就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可到了他那,就变成了没拧紧的水龙头,卡半天出不来一句。

总是主动,赵云澜有时就觉得是自己爱沈巍更多一点,之后有了夜尊一事,变更觉得沈巍对不起他。

这是个多么操蛋糟糕的脑回路,赵云澜抱着头想,他又是多么糟糕的一个人。

想他一个黑帮头目,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,无数个被黑暗笼罩的夜晚,他过得纸醉金迷,一口烈酒,让他把所有不甘、委屈、彷徨,烂在肚子里,是沈巍的出现,给了他一隅的温暖,让他知道每个佳节的万家灯火,也有一盏为自己亮着。

“我会等你,你得平安回来。”

“先把粥喝了,还是温的。”

“东西放着吧,你先去休息。”

“云澜,生日快乐。”

许多话,其实都很平常,但沈巍的爱已经融了进去,他没发觉,是他理所当然了,他没用心听。

包括床笫之欢,沈巍都任他由着性子来,好几次因为忙,两人有段时间没见面,赵云澜一见沈巍便拉着他做到天昏地暗,最后他累得倒头就睡,还是沈巍来收拾的残局。可沈巍从来没怨过什么,即使因此生了病,也会瞒着自己。

哦,还有那次,他眼睛受伤,视网膜破损,要不是大庆阻止,沈巍差点就把视网膜给了他,他一个识文嚼字的大学教授,这眼睛的价值不知比他一个黑道上的高多少,但他想都没想拦着医生就说愿意。

这么好的一个人,叫他遇上了,还不好好珍惜,祝红不久前还拿着个酱猪蹄子就要往他脸上甩,“不行你就放过人家沈教授,留给我上,我算是看明白了,人家那才是老娘心中的白月光,你,哼,就我手里的这一蹄子。”

晚上江边风大,九点后便没什么人了,赵云澜摸着身旁空了的酒瓶,骤然笑了。

沈巍护着夜尊怎么了?瞒着自己怎么了?就算一切都是预谋好的又怎么了?沈巍爱他,这是真的,他纠结辗转所求的不就是这个吗?

于是什么都泾渭分明起来了。

几瓶度数为二十的酒,两三阵瑟瑟的寒风,就把他那混沌了许久的脑子整清楚了,那之前是净作死去了吗?

看着粼粼的江面,赵云澜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喊一声“沈巍,我爱你”,妄图这声音跨过江面,穿过喧嚣的城市街道,把自己这颗开了窍的心送到沈巍面前。

但他并不知道沈巍在哪,甚至不知道沈巍是否还愿意接受他这份爱。

他在江边站了良久,看着风卷着最后一瓶啤酒,一路磕磕绊绊,“噗通”一声,落到了水里。

那我也不会放过他,赵云澜有些病态的想着。

我放不过他的,我会尽全力弥补他,但不会放过他。

“我得爱他一辈子!”转身前,他还是对着江面来了这么一句。

◆啊啊啊,我为今日份的居居放声鸡叫,扶我起来我也不想再当他妹妹了!!!(๑°3°๑)我!要做大胆的事!

现实:o( ̄▽ ̄*)ゞ)) ̄▽ ̄*)o你能做什么?

我(瑟瑟发抖):除了搞搞白居,澜巍我还能做什么?我什么都做不了(ಥ_ಥ)

评论(3)

热度(1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