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】若是和你的余生不再漫长

【二】

沈巍刚醒来时,脑子里还浮浮沉沉的,看着赵云澜还在身边睡着,便也没觉察出什么两样,想像往常一样起身去准备早点,可还没等他迈开一步,就被人从后拽着衣角,一下子又跌回了床上。

家里的床早就被赵云澜换成了榻榻米软床,说是在做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时,可以舒服点。但如今他这身子猝不及防地倒上去,一时间却只觉得头晕目眩,连带着眼前都是昏昏暗暗的一片。

“你又要去哪里?” 赵云澜几乎是发着狠说的这话的,连着眼圈都被逼得发了红。他昨天检查了下沈巍的身体,便什么都清楚了,他实在想不通这老天怎么这么会为难沈巍,难道非要他把这世间的苦都尝个遍吗?

之后他又怨起沈巍来,这个人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在他心尖上捅刀子,但偏偏他还爱得死去活来。看着人略显苍白的睡颜,怎么都是个勾他魂的样子,连火都没处落。

他心思就这样千回百转了大半个夜晚,终于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认命地躺下了,算了,他不心疼自己,我来心疼,谁他妈叫我摊上了呢。却不想他这才安生了一会儿,就见沈巍下了床,顿时又吓出一身冷汗。

沈巍微眯着眼,空白了好几秒才将他这话放脑袋里去消化,昨晚的记忆霎时回拢,这时他才搞明白眼下是个什么状况。他嘴巴张张合合,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将手轻轻的搭在了赵云澜的肩上,带着些许安抚的说道:“我去做饭…唔”

赵云澜突然覆了上来,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在沈巍口中肆虐着,他环着沈巍的腰,只恨不得将人拆吃入腹,揉碎在自己身体里,他这才发觉自己对沈巍的爱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,什么“相守一时便是喜悦”,那都是在扯淡,他要一辈子,那就得是一辈子。

许久,他才放过沈巍的唇,把头埋在人脖颈间,听着沈巍就贴在他耳边的喘息声,定了定神,说道:“你别怕……会好的,我陪着你”

那之后沈巍就被勒令在家,什么寻病问药都是赵云澜去办,但始终是一无所获,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多月,沈巍的身体已经到了连下床走路都困难的地步了,他一天的大半时间都在睡觉。赵云澜以前总喜欢盯着人的睡颜看,沈巍对他有种隐隐的依赖感,睡觉时总会靠他很近,连头都会不自觉的偏向他,现在沈巍睡觉多半是直接昏过去的,睡着时根本一动不动,更不要说往他怀里钻了,赵云澜总怕他会这样一睡不醒,时不时的就去探他的鼻息,有次正赶上沈巍醒来,他看着人长长的睫毛一上一下的颤动着,那双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阴暗了的浅铜色眼睛注意地盯在他的脸上,好像在辨认他一样。这一瞬间,一种深深地无力感涌上了赵云澜的心头,顿时就酸出了他几滴眼泪来,他拉起沈巍的手放在唇边,微凉的指尖激得他一阵颤粟,终于是将他的痛苦逼出声来。

评论(8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