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澜巍】若是和你的余生不再漫长

咂咂砸~【澜巍】( ー̀εー́ )我其实觉得我这个搞法挺可怕的😂就是私设巍巍黑能量消逝后,自己也会消散,那他和澜澜便只有很短的相处时间了,这会擦粗哦不,是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🙃可能会悲…吧

【一】

沈巍发现自己的黑能量开始慢慢消散时,那场大战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,安逸平静的生活总是很容易使人沉迷其中,这一年过得顺顺当当,沈巍实在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个坎儿在等他。

鬼王不比平常人,毕竟活了万年,什么大灾小祸本是司空见惯了的,但如今跟赵云澜处得久了,耳濡目染,也被影响出几分紧张来。

他自是不敢让赵云澜知道的,只能暗暗查。于是便每天地星,学校来回跑,时间久了,他的身体便吃不消了,只好向学校请了长假,整日都呆到地星。

赵云澜发现沈巍最近有点怪怪的,往常最晚六点都该到家了的,现在回来却是一天比一天晚,拉人到跟前一问,又说是在图书馆看书忘了时间。但赵云澜就琢磨着吧,虽说人是大学教授,这书看得是比旁人勤快些,但也不至于整日整日地往图书馆跑啊,何况他还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,那可是活了万年的鬼王啊,恐怕那图书馆里有些书还没他年龄大呢吧。

他就这么纳闷了好些天,终于在又一个守了两小时“空房”的晚上,他恍然从沈巍躲闪的眼神里悟到了些什么,于是翌日当机立断的去龙城大学溜了一圈,结果迎面来个学生一句“沈教授的病怎么样了?”就把他给整蒙了,一问才知道,沈巍居然已经请了半个月的假了。

沈巍是个心里能藏事的人,但赵云澜不是,自从那场 大战后,他的心就悬得千丈万丈高,沈巍现在就算是打个喷嚏,他都得拉着人上上下下好好检查一番,哪还受的起沈巍这藏着掖着的,他眼下就这么一估量沈巍作死的能耐,便觉得心都要跳出意识圈好几里远了。

十一月的晚风已经足够让人哆哆嗦嗦,梗着脖子了,赵云澜在地星的门界口吸了一肚子凉气,可算是把人给等出来了,他本想绷着张脸,给沈巍摆一个“不达目的誓不罢休”的架势看看,却见人出了界还没走几步,整个人就开始晃晃悠悠,一副要倒下的样子。赵云澜顿时被吓得什么想法都没了,连忙冲上前将人揽到怀里,这才发觉沈巍早已不大清醒了,满头的冷汗顺着他苍白的脸颊直直的就往下流,再加上吹了些风,赵云澜感觉手下的皮肤都带着揪他心的凉意。

他着急的喊着沈巍的名字,但怀里人半睁着的眼里依然是空空洞洞的。他不敢耽搁,一把将人抱起,转身就往车的那头冲。可能是颠簸的厉害了,沈巍多少拢回了点他那支离破碎的意识,时不时也会发出点声音,很微弱,多半都散在了晚间凛冽的风里,但赵云澜却还是能从那支离破碎的微弱中拼凑出几份完整来……

“云.…澜,云…澜”

他听见沈巍断断续续的叫着他的名字,那声音就像是路边落下的叶子被风带起来后,次拉一声,剌过地面,继而又落了下去……

这挣扎得过于厉害了。

光是听着都要了他半条命了,赵云澜不敢想像自己要是再见一次沈巍浑身是血的样子,会不会当场心肌梗塞直接就过去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1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