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罗浮生×幻乐居】

为什么还没完结😂😂我想写短篇来着

【四】
罗浮生自那以后往戏团跑的更勤了,可能是第一次给人家留下的印象不大好,两个月过去了,无论他怎么道歉,怎么变着花样讨好,怎么威逼利诱,人家就是铁了心的不理他,连公式化的冷笑都吝得给他。
不就是搂了个腰嘛,我又没把他怎么样,罗浮生坐在美高美的真皮沙发上,嘴里叼着个螃蟹腿心里蓦然有点委屈,随后他把螃蟹腿一扔,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,碎碎念着,早知道就再顺手摸两把了。
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处柔软,一旦被人触动,就能轻而易举地掀起一番惊涛骇浪。
小丑这么多年形单影只惯了,他是把自己放低到尘埃里,认命的活着的,现在突然有个人把他小心地从尘埃中拾起,捧在手心里嘘寒问暖,换作别人,小丑可能也就这么答应了,可偏偏那人是罗浮生,是他最看不起的权贵中的一份子,这样的人对你有兴趣时,便花言巧语的讨好伺候着,等哪天他失了兴趣,你在他眼中便连草芥都不如。
有时他想想就觉得很可笑,老天总是会变着花样耍自己,见不得自己平凡一点。
那天他照例在后台陪着小女孩戏耍,快结束时,他偷瞄了一眼门口,随即扯出一抹冷笑,想着这大少爷总算是厌倦了。
他放下手中的表演道具,在女孩面前蹲下,掏了掏西服口袋,想把今天买来的糖豆给她。
“那个大哥哥今天也忘记来了吗?”
听到这句话,他动作猛然一滞,心里突然不舒服了起来。
他还是不言语,只是把糖果往女孩嘴里塞了一颗,看着她鼓鼓的腮帮子,想了想,也往自己嘴里放了颗,糖的甜味一下子在嘴里蔓延开来,却将心里的苦对比的越发明显。
看来芒果味(🙃)的糖不甜,他这样想着。
陈旧的阁楼有些禁不住踩,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让小丑愈加的烦闷,直到他看见那坐在他房门口边上的人时,心里的烦闷骤然便消散了。
罗浮生刚砍了一架,右手臂还有腹部都挂了点彩,他简单的交代了罗诚几句,顾不上包扎就往戏团这儿来了,五天没见,他想他想的实在有点疯。
他罗浮生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但偏偏这么个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厌世鬼就冷不防地撞进了他心里,他抬眸望向来人,嘴角扬了扬,算了,谁叫他那不为人所知的美好让我见着了呢。
他抬手将攥了许久的玫瑰举向那愣住的人,用一贯的吊儿郎当的语气说道:“前几天没抽开身过来,落下的表演还能补吗?我有玫瑰花…嗯…还有钱,能买糖吃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1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