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咪

【罗浮生×幻乐居】

新手,文笔不好,,Ծ^Ծ,,
看完幻乐之城,感觉不写点什么,心情真的平复不下去啊啊啊
脑洞是这样的:小丑原先和马戏团里的一个姐姐(真的是大他好多的姐姐)相互依靠,后来姐姐死了,小丑变得很颓靡,之后遇上了小女孩九月,重拾生活信心,罗浮生就是这时候出现的,他用自己笨拙的喜欢,一步步打开小丑的心扉.…
预计是短篇…吧

【一】
小丑是有名字的。
在他没被纸醉金迷混沌了双眼之前,每当夜深人静时,他都会卸下脸上厚厚的小丑状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默念一遍自己的姓名,那时他告诉自己,每个人的活法不同,即使自己身份卑微,做着取宠卖笑的活,但只要自己留有尊严,怎么也不会低到尘埃里去。
他很喜欢马戏团里弹钢琴的姐姐,私下常和她呆到一起,渐渐的也弹得一手好琴。
在小丑前半段漂泊艰苦的岁月里,钢琴姑娘的温情陪伴仿佛是一束光,将他庸庸碌碌的生活照得通亮,有时竟也能从中品出九春三秋的美来。
他以为再过个三年五载,等自己手里攒了些钱,就能带姐姐离开,寻一个小城镇过上平平静静的小生活……
可能是现实受不住他这么天真的想法,于是不久就以摧枯拉朽之势,将他的生命里的光掩的严严实实…
那本是一个平常的演出,浸在暮色里的马戏团依旧热热闹闹,掌声喝彩声不断,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小丑,他仍旧呆在阁楼上浅眠,等着老板要喝一声:丑,收钱了。然而这一次他却一觉睡到了深夜,清醒时,他先是被这四下的寂静惊了一下,慌忙将通着大堂的窗户推开,果然是已经散场了,他心下还没来得及懊恼,就被堂前钢琴旁的一摊血定住了。
那是一件很可笑的事,一位贵妇的宝贝手链不翼而飞了,于是离她最近的贫穷姑娘在这些市井人眼中,自然而然就成了不知耻的偷盗者,马戏团里的人都是低头做生意的人,遇上这事,谁也不敢上前为她作证,眼生生瞧着姑娘被人几脚踹断了气,谁也不知道她还存着怎样的梦想,也不知道这一下,断去的是两个人期冀…
原来一个人命的贵贱是通过地位来评判的,就像是漠上的花草,再怎么坚韧,也只配得上风沙。
小丑越来越像小丑了,他将世界当做游戏,放任自己在众人的冷眼中猖狂,笑不达眼底却肆意,人们却很吃这低眉顺眼迎合的一套,很多人都开始喜欢他来,每天“丑”“丑”“丑”的叫得多了,有天对着镜子,他竟然真的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了,那一瞬间他差点哭出来,可最终,那画着厚厚小丑彩妆的脸上,却还是浮现出了一抹笑容…
谁在乎呢?

评论(4)

热度(146)